文艺片女王于佩尔读杜拉斯:对于衰老我并不惧怕

时间:2017.06.15 来源:新京报
伊莎贝尔·于佩尔昨晚于京阅读分享了杜拉斯的小说《情人》
“法国文艺片女王”伊莎贝尔·于佩尔因《钢琴教师》等齐乐娱乐而被影迷所熟悉。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她出演过100多部电影,成为欧洲电影40多年的见证人,也是名副其实的影坛常青树。其实,于佩尔还是一位戏剧演员,今年3月27日的世界戏剧日,在法国巴黎,于佩尔是第八位被邀请为戏剧日致辞的女性。
昨晚,她在北京以“朗读者”的身份为中国观众现场朗读演绎杜拉斯的经典小说《情人》。为何选择这部作品?除了和杜拉斯是朋友之外,于佩尔在昨天上午的媒体见面会上,也与大家分享了其中的秘密。
昨日上午,64岁的于佩尔一身黑衣出席北京媒体见面会时,被问到“害怕衰老吗?”她大方地回应:“作为演员,我不觉得比普通人年轻了多少,或者衰老了多少,所以对于衰老,我并不惧怕。”但是于佩尔最在意拍摄角度。昨日发布会上,有摄影、摄像记者蹲下拍摄时,于佩尔赶忙摇手,示意记者不要仰拍。  女性
有人说,如果你想知道女性到底有多少张面孔?那么你应该去看伊莎贝尔·于佩尔演的齐乐娱乐。从出道至今,于佩尔出演过各种各样的女性角色:《圆舞曲女郎》中放荡、迷惘的少女,《维奥莱特·诺齐埃尔》里的坏女孩,《八美图》里的老处女……于佩尔如何看待自己演过的这些女性角色?
她说:“我演的女性角色中,有一些是非常脆弱的形象,但也不乏向命运抗争,寻找自我的女性。在电影中,我有机会去阐释或演绎不同的女性角色,从她们不同的工作、生活状态中去如何寻找自我,有时这些角色会引发我们强烈的震撼和深思。因此,电影能够让我深入到各种各样的女性角色内心,这个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杜拉斯
这次于佩尔来到中国的朗读活动,介于文本和演出之间,她用自己特有的嗓音和舞台动作重新诠释好友杜拉斯的作品。
于佩尔说:“杜拉斯是个非常伟大的作家,而《情人》全世界人都知道。还有一点,小说里面讲到了女性内心的故事,它的独特性在于把人物内心的小活动和小情感上升到普世的层面上,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个故事。另外,杜拉斯的写作风格非常独特,杜拉斯自己也说过,她写的这本书是适合高声朗读出来的,她也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读这本书。”
每次阅读杜拉斯的文字时有何感受?于佩尔说:“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杜拉斯对语言的精雕细琢,另一方面,她的语言在断句和情感起伏上非常的口语化,也适合在舞台上朗读。”
伊莎贝尔·于佩尔昨晚于京阅读分享了杜拉斯的小说《情人》
《情人》
《情人》是杜拉斯带有自传色彩的小说,讲述了生活于法属殖民地的少女在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和残酷的家庭关系中的成长,以及作者在回望这段经历时对民族和文化的理解,鲜明的女性视角是这部小说的特征之一。
这次选择在中国朗读《情人》还有一个原因,这是一个年轻女孩和中国男人的故事。如何在舞台上呈现?于佩尔说:“我们将这本书的内容进行了压缩,书中还讲述了她的家庭、兄弟姐妹等,对于她的生活环境和成长环境会有文字性的描述,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她的爱情故事上。”
谈到对这部小说的理解,她说:“《情人》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特别是情感的表达非常丰富。我觉得小女孩虽然身体方面很年轻,但她的思想层面非常成熟,相比之下,反而是中国男人有点迷失自我。”
朗读
这并非于佩尔第一次用“朗读”的方式与观众见面。
早在2006年,于佩尔就举行过布朗肖和萨冈的作品朗读。2015年的阿维尼翁戏剧节上,她还朗读了法国著名作家萨德的两部经典作品合编版本《瑞斯丁娜和于丽埃特:罪恶与美德》(Justine et Juliette: le Vice et la Vertu)中的选段。
于佩尔说,她选择朗诵的作品不仅有情欲、爱情,更重要的是有哲思,“我喜欢著作中有对立、冲撞的观点,能让人们思考信仰是什么,爱情是什么?观众也很喜欢。”
于佩尔说,在法国,女性阅读者要多于男性,而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正在对我们的阅读产生各种威胁,“对我来说,能够以朗读者的身份来到北京、来到中国分享阅读,是希望大家能以一种安静的方式,来感受文学作品的魅力。阅读,一方面帮助探索未知世界,另一方面,它也是我找寻自我的方法。”
电影or戏剧?
此前在上海,于佩尔和贾樟柯的对谈中,她曾被问到电影和戏剧更爱哪一个?
于佩尔说:“对我而言,并没有更喜欢哪一个,而是精力的问题。”
神勇投弹手2
战争

神勇投弹手2

残酷战场英勇抗敌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
建军大业
剧情

建军大业

群星协力军威永驻
瓜田喜事
喜剧

瓜田喜事

有为青年回乡创业
意乱情迷
爱情

意乱情迷

都市男女两性宝典
《举起手来2:追击阿多丸》首映礼
喜剧

《举起手来2:追

潘长江模仿周杰伦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