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亦菲再遭负评:什么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

时间:2017.08.11 来源:新闻晨报
刘亦菲演“白浅”遭遇争议

在“扮仙”这件事上,刘亦菲算是内地首屈一指的女演员,当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网络票选“白浅”一角时,她毫无悬念地拿下榜首,但是齐乐娱乐上映以后,在票房飘红的同时,争议纷至沓来。日前,刘亦菲在沪接受记者专访,谈及“仙气”两字时,她似乎有些排斥,“作为演员,我还是希望能让角色回归具象”。而面对质疑和负面评价,她表现得非常淡定,“我觉得还是感恩吧,什么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
谈角色
“你受的苦,会以更好的方式让自己成长”
按理说,进入娱乐圈15年来还被称为“仙气”,换做其他明星,可能会想撕掉这个标签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但刘亦菲还是接下活了十四万年的“上神”白浅一角。她说,在这个角色身上,自己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所有你受的苦,会以一种更好的方式让自己成长。”
记者:你的神仙姐姐形象让很多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是什么让你决定时隔多年后再度接演“神女”?
刘亦菲:人物的情感故事和生命力,是打动我的重要因素。白浅是一个很有发挥空间的角色,我觉得任何一个女性看到她的经历都会有触动,里边有几场戏真的让我很过瘾、很享受,只要在片场,我就会心无旁骛地去投入进去。
记者: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再演“神女”,有什么不一样的呈现?
刘亦菲:在很多人眼里,仙气是对我的一种赞美,但用它形容一个角色,却有点苍白,我到现在还不是很确定所谓的“仙”是什么意思,觉得特别抽象。作为演员,我还是希望能让角色回归具象。
记者:怎样使这个角色更让观众有代入感?
刘亦菲:首先你不能飘着去演,要设身处地从人物出发。虽然这是一部玄幻剧,但我还是希望能脚踏实地呈现人物的感情。白浅虽然有时候高高在上,但也是一个随性而为的人,想说什么做什么都会付诸行动。在演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包袱,很洒脱,也很过瘾。
记者:她身上最触动你的部分是什么?
刘亦菲:可能是“圆满”吧。素素生命的终结,在很多人看来是结束了,但她同时是一个回归、一个新的开始,所有你受的苦,会以一种更好的方式让自己成长。白浅活得很通透、很舒服,但即便如此,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她还是会为爱痛彻心扉。
记者:戏外你和杨洋相处是一种什么状态?
刘亦菲:蛮神奇的。刚入行的时候,都是我管对方叫哥哥姐姐,忽然之间,就算他们没有叫你姐姐,你也会慢慢发现,搭档们越来越年轻,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
谈演戏
“我和角色的每一次相处,都犹如初见”
刘亦菲自出道以来,几乎演遍了“四海八荒”的美女。对于外界对她演技的褒贬,她自认是个“大条”的人,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也让自己早已习惯,将一些负面评价甚至恶意攻击当做一种“人生的磨炼”。
记者:你演了很多颜值非常高的角色,有没有想过做一些改变?
刘亦菲:其实,我以前的不少影视作品很多人都没有看过,我可以打包票,每一个人物都是不同的,只有看过作品的朋友才有发言权,才能评判我到底有没有把这些截然不同的角色演成了同一个人。以前,我不太喜欢去辩解,因为我觉得大家看过了都会明白的,但后来我发现看过(我电影)的人确实没有那么多,所以有必要说明一下。
记者:每一部作品结束以后,你会去看一些关于自己的评价吗?
刘亦菲:中肯的评价,例如齐乐娱乐,我会去看,我觉得它是能够完整代表一个人的想法的。
记者:怎么看待那些个人化的负面评价?
刘亦菲:其实不管你怎么样,负面甚至恶意的评价还是会有的。我觉得还是感恩吧,什么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对于我而言,这也是一种磨炼。我觉得我这方面挺大条的,我的注意力会很快地从压力上转移,我也特别感恩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个性,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艺人的抗压能力更强,你会在他们身上看到很多特别积极和发散性的思维。
记者:会不会有职业倦怠?
刘亦菲:还好,我觉得演员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职业,遇到的每一段故事都不同,可以探索自己的各种可能性,所以我和角色的每一次相处,都犹如初见。
蜜月计划
喜剧

蜜月计划

婚前转正婚后试爱
异兽来袭
科幻

异兽来袭

小女孩滑雪遇怪兽
建军大业
剧情

建军大业

群星协力军威永驻
胡杨的夏天
喜剧

胡杨的夏天

陈佩斯朱时茂重聚
夜闯寡妇村
悬疑

夜闯寡妇村

小鲜肉深陷寡妇村
遥远的天熊山
剧情

遥远的天熊山

茫茫林海回归真我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