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IP屡被搬上中国银幕 如何解决文化水土不服?

时间:2017.11.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近期将有三部日本IP改变的国产电影上映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对内容的日益渴求,外加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开始热衷购买日本的知名IP,其中不乏著名小说和影视剧。然而,由于两国的文化存在一些差异,怎样解决文化的水土不服,自然也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
——文化差异怎么破?坚持讲中国式情感
导演韩杰的新片《解忧杂货店》,就改编自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
作为东野圭吾最知名的作品之一,《解忧杂货店》今年分别在日本和中国被改编为了电影。日本版上映的首周就登上电影票房榜首,这也让大家对即将上映的中国版抱有极大的期待。
然而对于改编《解忧杂货店》,导演韩杰并不觉得太难,“两个国家的文化是相连的,所以我就抓住两个点,一是做成青春励志类型,二是坚持讲中国式情感”。
基于这个出发点,编剧团队把原著中的情节、人物、事件都进行了修改,改成一个纯中国的故事,不仅把主角从三男变为二男一女,披头士也改为了迈克尔杰克逊。
“日本人有自己的文化、社会环境和人物状态。如果生搬硬套放在中国的故事里,确实会水土不服。但我们电影的核还是《解忧杂货店》的核。”编剧之一的宋啸如是说。
宋啸表示,因为中国版的时间线和原著不同,因此觉得迈克尔杰克逊对中国观众来说更熟悉,“虽然原著里是披头士解散,列侬去世,但杰克逊也曝出过丑闻,后来也获得澄清”。
——年代差距如何改?经典戏份创新设计
和《解忧杂货店》相似的,还有吴宇森《追捕》
因为76版电影《追捕》方面不肯让出重拍的版权,吴宇森和片方只好购买日本原著小说《涉过愤怒的河》来改编。
吴宇森透露,之所以心心念念要拍这部片子,是想纪念和致敬高仓健。他也提到,由于原著距今时间久远,为了不让中国观众产生隔阂感,做了很大的修改,“我觉得观众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里面有76版的影子,也有很大的新意,但故事的精神还是一样的”。
不管是原著小说,还是76版的电影,其中的动作戏都是读者和观众最难忘的环节。吴宇森透露,新版的《追捕》更是研究出更多全新的动作,比如有一场是张涵予福山雅治两人分别被同一只手铐铐住一只手,这样就等于一个人只有一只手开枪,又变成“双枪”的特色。
——合作更密切文化碰撞中的深入了解
时隔12后,导演陈凯歌再度聚焦魔幻题材,这一次他执导的《妖猫传》,改编自日本魔幻文学小说家梦枕獏的《沙门海之大唐鬼宴》。为了很好表达原著的内涵,他加强了与小说作者的沟通。
陈凯歌曾不止一次提到,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创作原点,正是来自原著作者。梦枕貘曾对陈凯歌说,“年轻时一直在幻想,如果有一天生活在唐代会是什么样,当我作为背包客来到中国西安时泪流满面”。
开拍前,陈凯歌把梦枕貘请到了片场,梦枕貘事后回忆:“我在里面走的时候,情不自禁就流泪了。三十几岁的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作家的工作,那时候就对中国文化有兴趣,所以看到搭好的景就百感交集。我看到现场工人在搭景,我就说让我也加一块砖头吧,我想加入搭景的过程。”
交流的密切,让双方对彼此的文化理解了很多,梦枕貘评价陈凯歌“对中国文化历史有很深造诣”,陈凯歌则感慨,一部好的合拍片,爱与热情必来自于双方,“做电影要用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前车之鉴改编路漫漫,讲好故事是关键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对内容的日益重视,外加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开始把目光聚焦在日本知名IP上。
2016年,苏有朋执导的《嫌疑人X的献身》就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彼时,这部齐乐娱乐曾引发水土不服的质疑,有网友认为,原著里日本人的思维与中国文化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剧情存在不合理之处。
同样,改编自日本小说家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说的《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在中国票房成绩也不好,豆瓣得分仅为4.2分,“中国班底+韩国导演+日本故事=水土不服”成为了网友们的集中吐槽点。
《夏天19岁的肖像》则改编自日本推理作家岛田庄司的同名小说作品,讲述了因故住院的少年无意中注意到住在对面的少女的异样,好奇心驱使他一步步踏入危险的故事。尽管该片邀请了黄子韬出演,却难挽票房颓势,最终票房不足一千万。
“不管改编哪国的小说,关键是如何讲述故事。”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中国电齐乐娱乐论学会会长饶曙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改编时一定要对故事本身进行很好的本土化处理,“这也是国际电影创作上通用的办法,只有讲好本土化的故事,才能让观众产生共鸣”。
蜜月计划
喜剧

蜜月计划

婚前转正婚后试爱
异兽来袭
科幻

异兽来袭

小女孩滑雪遇怪兽
建军大业
剧情

建军大业

群星协力军威永驻
胡杨的夏天
喜剧

胡杨的夏天

陈佩斯朱时茂重聚
夜闯寡妇村
悬疑

夜闯寡妇村

小鲜肉深陷寡妇村
遥远的天熊山
剧情

遥远的天熊山

茫茫林海回归真我
齐乐娱乐